刑九公子

不吃忘羡,不吃!不吃!入各种冷西皮,爆豪右

车车车(上)补发
讲真大家只对车这么高兴趣呢😂😂😂
写的不好,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

【轰爆】(无题)

私设:年下   轰被爆豪一家领养
渣文,第一次写轰爆,求不喷(跪谢)

“轰,这是你的新家人,要叫爆豪哥哥哦”银发女人温柔的说。轰紧紧攥住母亲的手,一脸正经的说了句“爆豪哥哥”金发男孩儿不耐烦的咋舌,勉强应下了。
随后,爆豪就被母亲推到轰的身边,催促爆豪带轰去他的房间玩。爆豪拍开母亲的手,喊到“知道了,老太婆!”“突”光己的额头上冒出个红十字,想着要在新儿子面前保持好形象,一定要忍住。“真是啰嗦死了!”爆豪还在抱怨。一个,两个,三个的红十字出现在光己的额头。“嘭”光己一拳打在爆豪的头上,爆豪揉了揉头,切了声。转过头,对轰说“看什么看!快跟我走!”轰点头跟上。
爆豪和轰坐在房间的地板上,隐约听见客厅大人商议事情的声音。轰跪坐在地上,身子挺得笔直。两只小手紧紧的握起拳头。
爆豪撇了他一眼,走到他面前。“喂!你几岁!”“6岁”“哼哼,我比你大,我9岁,所以你以后都必须要听我的!听到了吗!”轰看着爆豪凶狠的脸,点了点头。这是接受他的意思吧,轰想。
谈话结束,轰的母亲与他道别。然后光己拉着他四处介绍,熟悉环境。甚至打算带轰回自己几月没回的娘家,也不知道她忘没忘与自己父亲的架还没吵完,爆豪想。
好在大家都是很欢迎轰的,连那个对光己大喊大叫的外公,都因为轰而选择压低音量,继续和光己拌嘴。还时不时地对轰摆出一副慈祥的笑脸。对此,光己和爆豪则同步的用嫌弃的表情说“真恶心”
就这样,轰便在爆豪家安慰的生活下来了。轰来之前,光己就已经把轰的情况和他的家人说清楚了。轰的父亲是名警察,在轰4岁时殉职了,轰的母亲从此便一人独自抚养轰,没想到竟查出了不治之症,晚期会全身瘫痪,根本无法照顾幼小的轰。轰的外公和爷爷奶奶因为不承认这个婚事早已断绝关系。轰的母亲不得已,只好求助光己。轰的母亲与光己是高中同学,关系也很不错,光己一口答应了下来。光己还特意嘱咐爆豪不要欺负轰,爆豪翻了个白眼“我才没那么无聊”
十几年过去了,两人关系日益亲密,像亲兄弟一样。爆豪自己创立了一个公司,轰考上了本地的一个好大学,因为轰的学校和爆豪的公司比较近,两人便租了一个小公寓。小日子十分温馨。
傍晚,爆豪下班回家了脱掉外套,抽出领带,解开了领口的扣子,抱怨天天真热。
走进客厅,看见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爆豪走了过去,拿起轰手里的饮料。凉的,正好,爆豪挑眉,大口的喝了起来。几滴不知是汗水还是饮料的液体的水珠从爆豪的领子里掉了进去。轰看着色气的爆豪,脸忽然烫的惊人。连脑子都热的不行,无法思考。见爆豪看过来,急忙扭过头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爆豪没在意他的小动作,把剩下的饮料还给他,看向电视“看什么呢!这么认真?”电视里是爆豪接受采访的那期经济栏目。“呦,小鬼,怎么对经济感兴趣?”“没有,因为这里有哥”爆豪失笑,也不揭穿轰的小孩子心性的行为有多幼稚,问了问轰有没有吃饭,得知对方已解决温饱问题,与轰说过便回房休息了。
轰目送爆豪进房,心道,我说的是真的。然后转过头,喝了口饮料。才想起爆豪刚喝过,脸又红了几分。面对不断喧嚣的电视,轰的视线里,只有那个身着西装帅气的金发男子。


抱歉我真不会起名😭😭
有会起的小可爱可以给个意见爱你们😘😘

非日常:

圈地自萌了解一下(´・_・`)

遥凛

暴风雨        微虐(前篇)
“呼”渚站在沙滩上张开双臂,迎着海风。“怜,快来,这里好凉快”“嗨!嗨!来了”
“真琴”遥担心的看着真琴,真琴了然。拍了拍遥的肩膀。“没事的遥,有大家在我哪里都可以游过去”遥不放心的点点头“别太勉强”“嗯”^_^“遥!真琴!快来啦!!”
  几人又来到了无人岛特训,与此不同的是,这次是和鲛柄一起进行训练。
遥关心完真琴,一想到会与凛见面有些紧张。可是,遥把鲛柄的队员都看了个遍,也没看到凛。当御子柴从那得知凛因为训练时腿部受伤,所以不能一起训练时。遥感到松了口气,同时还有一丝失落。目光不时的飘向鲛柄的营地。
就这样,充满活力的各位少年开始了训练。阳光打在他们的身上,使这些少年更加耀眼。
傍晚,太阳落山,代表着训练结束了。
“切!”凛坐在岩石上,望着大海。风吹动他的头发,掀起他的衣服,露出若隐若现有完美线条的肌肉。凛撇了撇嘴,一想到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和遥比赛,却因为自己受伤而错过了!凛心里十分的不甘。
“凛”身后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“怎么了,真琴”凛无奈地挠了挠头,紫红色的头发被揉的凌乱。“凛果然是在生气吧,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和遥一起游,却因为受伤而错过了呢”“才没有!我才没有想和他一起游呢,我……我只是想和他比赛而已,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松冈凛了!”“嗨!嗨!”真琴笑着应答,看着眼前的红发美人,因他那句‘想和遥一起游’而红透的脸。心里偷笑,果然,凛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呢。
凛看着笑眯眯的真琴,想生气,却又发不出火来。便把头转过去不看他,真琴看着孩子气的凛,眼底的笑意更浓。
凛吹着海风,风仿佛把凛的怒气与烦躁都吹走了一般。感受风的抚摸,和阵阵清凉,凛露出了舒适的表情。像只猫一样,真琴想。突然真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,对凛说着。“凛,你和遥……是吵架了吗”“没有”凛表情僵硬了一下,冷淡的回答着。“诶?!是吗,凛,遥很在乎你哦!”“什……什么啊!在乎什么的”(๑ºั╰╯ºั๑)“是真的哦!你去澳大利亚的那天,遥在你家门口站了好久呢,直到半夜才回家”“是……是吗”凛有些结巴的说着“是的!遥对凛的事情都很在乎,一遇到凛的事,遥就会激动,遥还因为凛而放弃比赛呢”“诶?!!”凛有些晕的听着真琴的话。凛从没想过,自己喜欢的人竟然也喜欢他。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。“所以,凛对遥很重要,遥很喜欢凛,所以你们不要吵架哦”望着凛红透的脸,真琴不时的瞄向身后的岩石。“知……知道了”“太好了!对吧遥!”真琴大声的冲身后岩石后的人喊到。
岩石后的人仿佛被惊到一样,身体猛的一抖。遥从黑暗处出来,看了看凛和真琴。“我去找青花鱼了”说完,遥就跑开了。
只留下红透脸的凛和笑眯眯的真琴二人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。
“凛,我陪你去游一会吧”“算了吧,你……”“没事的!”“真的吗?不用勉强的,我……”“没事”“那好吧”
凛看着风平浪静的大海,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。
风平浪静的大海里,孕育着汹涌的惊涛骇浪。
“呼……凛!”真琴视线逐渐模糊,没想到竟会遇到暴风雨。真琴奋力的游向凛。
“真琴!!”凛焦急的游向真琴,知道真琴对大海的阴影,急忙想游过去,却被脚伤而妨碍。
眼看真琴要被海浪冲走,凛奋力的游向真琴,不顾那伤口传来的抗议。
凛抱住真琴,一边抱着没有意识的他,一边奋力的游向岸边。
凛的腿已经没有知觉,却因求生欲而艰难的划动双腿。
终于,凛游到了岸边。凛把真琴先推上岸,然后自己爬上来。
突然,眼前有一抹蓝色出现,凛无神的眼睛顿时发出了一丝亮光。是遥!!
遥连忙用肩膀架起真琴。把真琴平放在岸上,进行急救,掐人中,心肺复苏,人工呼吸。终于真琴睁开了眼睛,虚弱的说了句“遥……”遥整个人都松了口气。看着因虚弱而有昏迷的真琴,遥起身,走向凛。
“遥……”凛用沙哑的声音叫着遥。遥一把按住了凛的肩膀,力气之大,让凛的肩膀印上了青紫的痕迹。
“你!为什么!你明知真琴怕海!你为什么让他去海里,你为了比赛连真琴都不顾了吗!”遥面无表情的说着一句一句足矣让凛哭出来的话。
遥放开了凛,架着真琴离开了。凛看着遥的背影,仿佛才清醒一般,睁大了眼睛。
“遥很在乎你”
“你明知道真琴怕海!”
“遇到凛的事情,遥就很激动”
凛后知后觉的感受肩膀的疼痛
“遥很喜欢凛哦”
凛望着遥的背影,和被他架着的真琴
不愧是真琴,真是好了解哈鲁啊!可……可是,遥喜欢的人不是我啊!但,不是我,为什么还要让我误会呢!真的好痛苦啊!!心脏好痛!好像坏掉一样!
凛痛苦的捂着心脏,仿佛身上所有的疼痛都聚集到了心脏。
终于,凛拖着不堪重负的身体,昏了过去。
第二天,江接到御子柴的电话。江急忙赶过去。